右江日报社创办的权威新闻综合网站
苗族崇拜法蚩树的传说
来源:右江日报   2019-11-14 10:06:09

□敖德金

相传在很久以前,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镇境内有一个人气十分旺盛的勾骂噶奶苗寨,离苗寨不远的一个阴森森的岩洞里,住着一个老变婆,她已经生了两个小孩子。老变婆没有吃穿,肚子饿了就专门下到寨子找牲口吃,渐渐地,人们饲养的牲口满足不了她的贪欲,老变婆就开始吃人。尤其喜欢吃10岁以下的小娃娃和年轻貌美的姑娘,谁要是不幸遇上老变婆,就立刻被她抓住掰断十指,边吃边嚎叫“吃辣椒,吃辣椒”,一时间,人心惶惶,谈婆色变。

    苗家人十分愤怒,纷纷组织起来追杀老变婆,一心想把这个祸害除掉。可是,人们用尽办法也没能消灭她,老变婆依然来去自如。原来,老变婆不怕刀枪,她只要吐口水抹抹伤口,伤处很快就恢复如初。就这样,寨人一个接着一个被吃掉了。只有聪明过人的勾彩和骂奏两位姑娘,她们及时躲进自己挖好的地窖里,才得以成功逃生。

    一天,岩脚大苗寨的未婚年轻人米多裸和右多超相约一起,在傍晚时分高高兴兴地去跳月亮,不久来到了勾骂噶奶苗寨。见堂堂一个大寨竟然空无一人,心里感到十分困惑。他们疑惑地到处寻找,依然找不到一个人的踪影。两人饥饿不堪,就去村头的一块草地上坐了下来,准备等有人过来了,就去向人家讨一口饭吃,他们一直等到太阳快要落山了,还是一个人影也见不到。怎么办呢?这时,米多裸觉得自己的屁股好像被类似针头的东西刺了一下,紧接着,右多超的屁股也挨了一针。但当他们起身查看时却什么都没有,只好又坐了下来,过了不久,他们的屁股又好像被刺了几下。这时,米多裸和右多超恼火了。两人一合计,干脆扒开草皮,看看草地下到底有什么东西。他们扒了一会,草地上开始露出一个木盖子,打开木盖子一看,里面竟然是一个能装九斗米的地窖,勾彩和骂奏两位姑娘正在里面瑟瑟发抖,旁边散落着她们刚刚丢下的针线活,她们以为又是老变婆进村吃人了。

    等勾彩和骂奏看清楚地窖边上站着的是两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时,又惊又喜,叫他们赶紧离开勾骂噶奶苗寨,不然就会被老变婆吃掉。米多裸和右多超一听,一头雾水,一问才知道缘由。两人不但不害怕,反而义愤填膺,一定要姑娘带领他们去杀了老变婆。

    两位姑娘早就知道老变婆的厉害,一听这话,慌得连连摆手,哪里肯带路。见米多裸和右多超非杀老变婆不可的样子,两位姑娘又不禁为之感动,于是就告诉他们老变婆住的山洞,并且说只要听到寨里舂碓或者推磨声老变婆就会来了。之后,米多裸和右多超一个去舂碓一个去推磨,勾骂噶奶苗寨顿时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变婆听到山寨有响动,心中万分高兴,笑哈哈地跑下山来。米多裸和右多超听见笑声,抓起武器一起赶了过去。只见一个长得张牙舞爪、头发又长又乱、满脸污垢、五官又生得奇形怪状的老变婆歪歪扭扭地跑来。两人跑到老变婆面前,挥手就几刀猛地插进她的身体里。谁知老变婆毫无惧色,接连吐了几口唾沫往伤口上抹,她身上的伤口竟然神奇般愈合了。双方激战半天,老变婆累得体力不支,掉头回岩洞里去了。

    米多裸和右多超见老变婆溜走,悄悄地跟在后面观察她的动静。当她回到洞里的时候,老变婆的两个孩子和她交谈了起来。米多裸和右多超蹑手蹑脚地凑近去偷听,一个小孩子问道:“妈妈,你怕什么呀?”老变婆答道:“今天我去勾骂噶奶苗寨给你们找吃的,没想到遇上两个不要命的年轻人和我作对,杀了我几百刀,要不是你娘厉害,我早就回不来见你们了。”老变婆的儿子又问:“妈妈,这样你怕吗?”老变婆哼哼冷笑几声:“我什么都不怕,只怕蘸了鸡屎的法蚩刀(苗语树名,汉名五倍子)。”米多裸和右多超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第二天,米多裸和右多超急忙找到了一棵法蚩树,并把它制作成两把锋利的木刀,又在寨中寻来了一些鸡屎涂抹在木刀上。准备完毕后,他们又各自去舂碓和推磨,一心要把老变婆引诱出来杀掉。过了不久,老变婆真的又出现了。只见她一路小跑,恨不得一口吃了他们。等老变婆走近时,米多裸和右多超双刀齐出,狠狠地捅了她几大刀。老变婆立即吐一口唾沫在手上,伸手抹了抹伤口。可是她哪里想到,米多裸和右多超用的是法蚩制作的木刀,具有神秘的魔力,任她怎样在伤口上涂抹唾液也无济于事,老变婆最后因伤势过重死掉了。

    杀掉了老变婆,米多裸和右多超无比欣喜。回到勾骂噶奶苗寨,他们匆忙去把躲在地窖里的姑娘叫了出来,又把杀死老变婆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她们。姑娘听了,喜出望外,感恩不尽。为了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,勾彩和骂奏分别嫁给了米多裸和右多超。米多裸和右多超老死后,他们的后代为了纪念祖先杀死老变婆,挽救了勾骂噶奶苗寨,在每年的农历大年三十晚,都要用法蚩制成刀子或者弓箭的模样,让全族老小分别从法蚩刀圈钻进家3次,以示得到米多裸和右多超在天之灵的保佑,德峨镇苗族至今都还保留着这种仪式。同时在开展祭祀活动时也都还用法蚩树木做刀剑,这种习俗也一直保留至今。(本文根据德峨苗族古歌《多嗦调》翻译整理)

【网络编辑:黄素雲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