右江日报社创办的权威新闻综合网站
涅槃与重生
来源:右江日报   2019-11-14 10:04:17

    □梁万德

    数百年前,苗族的子孙由头人岗济带领,从中原向西南迁徙,到云贵高原建立了“第四家园”,与其他民族形成“大杂居,小聚居”的格局。也是在这个时期,苗族走进了隆林南部大石山区,俗称“苗冲”(雷雨《广西西隆苗冲纪闻》:苗人之栖息于广西省内者,西隆最多,约5千余户。窄义苗冲指以德峨为中心,含今德峨、蛇场、猪场、克长等乡镇,广义苗冲含今隆林、西林、田林之一部)。

    苗冲是九分石头一分土的不毛之地,终年大雾茫茫,在这里,苗族受尽了凌辱,至清朝,统治阶级对苗族的歧视压迫更甚,统治者对苗冲的苗族等少数民族“夺其民妻,生杀任性”,使苗冲少数民族“活动之面日益狭窄,活动能力日益低,生计更熟不堪问闻”,激起了苗族的反抗。

    1797年,起义之旗先在苗冲苗彝杂居的阿稿、那地树起。此次起义以彝族义士龙登连父子为首领,得到了苗冲苗族、壮族、汉族、仡佬族的积极响应和参与,开始为数千人,继后发展到数万人。义军所到之处,所向披靡,势如破竹,他们捣毁乡村、保甲、县郡政权,杀死欺压百姓的流官汉目和土司头人,“不数旬而占领全县并其附近乃至广西西北部之全部”,与贵州南笼布依族、苗族义军遥相呼应,震撼了清朝政府。“地方官无力制止”,清朝廷乃命两广总督觉罗吉庆及广西兵总彭承尧率兵2万镇压,义军苦苦坚持了4个月,终被镇压。但苗冲少数民族起义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被扑灭。之后的一百多年,又先后爆发了李阿重、李唆、 丁三有、陶保、古光臣、杨岗奶等领导的苗族及其它少数民族起义,起义队伍人数多时达数千人。

    1929年,百色起义震撼了苗冲,受其影响,1932年农历三月初四,苗族妇女杨刚奶聚集了300余名义士,高举三面绣有镰刀的旗帜举行起义,他们兵分三路攻占了县城,其规模之大,来势之盛被誉为“杨刚奶撒豆成兵”。义军杀死了6名官兵,打开牢房放走了40多名被押群众,然后撤离县城,但由于义军缺乏坚强的领导核心,成分又复杂,后来遭到失败。

    1950年,一面面红旗在苗冲上空飘扬,苗冲的优秀儿子杨宗德看到了前途和光明,他选择了中国共产党,带领苗冲各族人民配合解放军消灭了在苗冲的反动势力,苗冲人民从此获得了新生。

    解放初,一个个少数民族工作队进驻了苗冲,在简陋的茅草房里,在苗家的火塘边,他们与苗族同胞促膝长谈,称苗族为“苗族同胞”,称彝族为“彝族兄弟”。他们向苗冲少数民族揭露了历代反动统治者“以夷制夷”、挑拨民族关系、制造民族矛盾的罪恶,号召各民族互相团结,建设新苗冲。也是从那时起,苗冲少数民族建立了新型的民族关系。雷雨在1919年所著的《广西西隆苗冲纪闻》有言:“苗人生活之依据,唯耕作与樵猎,工商之业,非彼等之所能。”然而,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和改革,特别是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、精准扶贫之后,苗族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,他们摆脱了“小农生产”思想的束缚,学会了用大农业的眼光发展农林牧副业,他们或走出家门外出打工,或跑运输、搞建筑,从事种养,办超市,一批苗族经济能人应时成长,为苗族脱贫致富树立了榜样。

    昔日“苗人之居,多在山上,尽以玉蜀黍之杆为墙,茅草作瓦,支离破碎,欲侧倾斜,三三五五,点缀于长林丰草峻岭危崖之间”已成为过去,现在钢筋水泥的楼房点缀于青山绿水间,之前多迁徙的苗族真正获得了“安居乐业”。昔日“苗冲各地及其延长带到处道路崎岖险峻,较之蜀道,当更难行,道纷而岐,迷失最易,来往唯两足是赖,虽骡马,亦多不能通行之所”,而如今,不仅实现了村村通公路、乡乡通柏油路,家家户户门前铺上硬化路,高速路也修到了苗冲,这是苗冲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

【网络编辑:黄素雲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