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 微信 微博 右江日报 百色早报
  新闻 政务 图片 社会 县区 理论 专题 校园 文学 家居 房产 健康 美食 旅游
当前位置:百色新闻网原创文学—正文
等 车
来源:百色新闻网 作者:春雨 发布时间:2019-01-29 10:41:14

    □春雨

    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母亲、邱妈、陈十三和小李妹在门庭外的梨树下打牌。天很热,知了很闹,还有稀稀拉拉的蚊虫。笼子里的几只鸡也挤得玩儿命似地乱叫。这时候,邱妈总是一边扇着蒲扇一边掐着嗓子眼儿打趣母亲:“你这鸡,是打算看了黄历才宰吧!”母亲回了个白眼儿说你这牌想着我的鸡,怕是吃不成了,我一个三条带两你就要连本带利还我。邱妈乐呵呵:“鸡都已经要同笼子一般大小,肥出二脸巴子可是没人要吃咧。”母亲有点生气:“瞎说,我姑娘吃起来可美死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喜欢朝南向着大马路坐,说是视野宽,手气香。霸着位置挪都挪不动,只是班车一来母亲就要走神,从车头看到车尾直至看不到车影子才肯罢休好好玩牌。小李妹常常说,班车就是他们财来运转的时候,母亲一个愣他们就能够扳回好多局。

    这四个女人平日里不打牌,只有在孩子期末放假的夏天堆在一起等车。等车又生怕没有话题干等难免尴尬,只好搓一两手牌,输输赢赢也是那来来回回几十块钱。班车在村头外那个山脚转弯口就会打一个响,母亲和三个姨都会放慢手中的牌数,等着车头从山脚冒出来,看过一眼司机,再用半生的期待透过车窗从人群中找寻他们最熟悉的面孔——孩子,车若是过了村依旧没有停下,没人下车,他们还会继续往前看,看看车的尾巴,摇摇晃晃再打了个转,钻进下一个弯道窟窿里,念着司机会不会忘记停车。有几株黄皮果树茂盛得很,母亲常常踮起半个屁股,拉长脖颈,好像自己拉长身躯就能够让车停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陈十三是最早坐下的:“咳,都远了,别看了别看了,准时没买到早票,下一班,继续继续,梅花K到谁了。”邱妈总是最晚还魂儿的那个,还在努力嘀咕着给圆场:“这不是,以前我就搭着个,盹了一会,还没眯成,车就过了村,急急忙忙叫司机把车给扯下了,司机才吼着烟嗓赶着下车,就怕娃娃起累了,睡过了车。没有算了算了,打打打。”母亲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,软绵绵又出一张牌。小李妹总是眯着脸笑出来说邱妈:“回来了又打又骂,还没见着就这般急等,小子不要笑你?”邱妈回:“去,你的牌还没整好,说我的牌。”然后把脸别到母亲耳边嘚瑟地笑出来。

    又一辆班车在山转口回了一个大响,母亲举着牌瞬间压在桌上,四个女人又开始等,冒出来的车头很旧,破破烂烂的车牌号沾满了黄泥,看不清数字但也认得出,车身抖着开过来,汽油味很重,早早就停在村头,邱妈“哎呀”一声,躲着牌冲过去,是他儿子,每次放假都是到家最早的那个,啥也没带,拎个包就下车,邱妈过去接过包,高兴地应了车师傅一声:“师傅,辛苦啊。”好像整个车都被他感谢了还是怎么着,大家都好开心地跟邱妈回话。车子扬长而去的时候,母亲一脸羡慕地看着邱妈拽着他儿子乐出天地走回家,牌就不打了。但三个人还是可以继续的。陈十三细细出了句话:“老人不都常说,读书不懂的孩子到家最早,他小子就怕兜儿里装了两个大鸭蛋回来给邱妈吧。”母亲咧起嘴笑了笑:“就你嘴多。”然后跟着小李妹呵呵笑起来,笑着笑着就倒吸了一口气,又轻轻吐出来,眼睛斜斜的还望着山脚那个弯儿。

    小李妹是年轻妇女中最早配小灵通的,爱人是个伐木工,可会攒钱了,小灵通铃声又好听,是风铃的声音,很脆,听起来很爽耳,接起电话不得了了:“啥,大万你说啥,你去哪接姑娘,我也去啊。”她放下手中的牌子裤子腿还没褶平就给冲出去了,扔下两句:“我姑娘路上遇到塌方,我赶过去得看看姑娘接应接应她才是了。”母亲和陈十三急起来了:“你走你走,看看咱姑娘没事才好,这牌我两收。”他两口子有辆二手的皮卡车,装满一车木材还没来得及卸下,就赶着找姑娘去了。母亲和陈十三两人开始聊家长里短,聊天的心思是没有的,但是车还是要等。转出山脚的车每响一声,她俩就把话闭在嗓子眼,吸一口气憋着看车会不会停在马路边,车走远了这口气才会轻轻放出去,又把话题拾起细细聊。

    陈十三年前死了男人,带着儿子又当爹又当妈,还要伺候一个瘫痪的婆婆,娘家人都唤了好几次让她改个嫁,把孩子一起带走。她不情愿,说孩子大了也差不多可以让她享福了,改了嫁万一男人手段不好,糟蹋孩子,那他爸就不安心。她给人种庄稼拉稻米挣点学费,孩子读书还会打打零工,生活费也能自理,也算是拼了命的。以前叫阿娟,温文尔雅的,可是大家看她拼命的样子都呼她拼命十三娘。久而久之姓氏改不掉,名字也就都叫陈十三了。

    母亲和陈十三聊出神的时候来了一辆班车,直直的靠在母亲眼前,停了好一会,母亲半张着嘴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窗,皱着眉用眼睛挨个挨个数了车里的人,没找到我。眉头和眉心皱成一个波浪,手中捏着的牌也被拽出一手的汗。是陈十三的儿子,拖着几个大口袋,看样子是棉被,准是学校发了贫困生补助,年年有这样的被子,村里的女人羡慕得不行,不用花钱,被子又厚实。陈十三轻着口气说:“我先去搭把手。”母亲缓了凝结的脸,嗯了一声便低头整理那一桌散乱的纸牌,眼里心里都没有纸牌,只有我和车声。她没抬头看陈十三搭着儿子回家的样儿,生怕羡慕出眼泪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母亲收拾好纸牌,顺手也把桌子翻起来,折在邱妈门口,抖着音叫了邱妈:“桌子给放这儿了,下次再打啊。”邱妈在厨房里炒着锅,随着菜香飘出来一句:“好嘞,一会过来一起吃点。”母亲用围裙擦了擦手,回头再探一次车来的转弯口,静静回了头点着脚后跟走回家。家门口那几只笼子里的鸡咯咯叫着,母亲从围裙里撒出一手的米,念着:“多吃点儿,我姑娘回来还指望你们填饱肚子呐。”说完就开始走到家里去烧开水。农村的房子深,门开着,但是不够敞亮,黑黑的屋里头渐渐吃掉母亲消瘦的身躯,她开始在厨房劈柴、生火,炊烟从炉头一直往上冒。母亲洗了刀,捂着一碗清水从厨房里走到门口,娴熟地蹲在地上,抓了鸡头和翅膀,脚摁住鸡爪子,用围裙挡着身体弯着腰,三两下一碗血就搅拌好了。

    母亲拿着小凳,坐在门口的水沟旁,把烫好滚水的鸡放在手边搓着毛,搓一下就要抬头看一回车,再低头娴熟搓几下,听到车声响就赶忙停下手,站起来等车,从车头看到车尾,一路跟着车,一路看着车里的人,顺着头看不到停车的样子才坐下继续拔毛。最后一辆车是6点半吧,母亲看了看屋里的钟,6点好几了,我还没到家。她心想是不是误了点,没上成车,如果车过了没到家,鸡就放在水缸里冻着,等我回来再炖。

    还没想好一会,班车停在跟前,我下车看到母亲的时候,她是温柔地笑着迎我,没有走上前来,发现手中粘着几根细小的鸡毛,她慌忙地在围裙上来回搓好几次,然后把手放在清水里,用力甩了几下,花色的鞋面划了几条密密的水滴痕。我从阶梯上跳下来,她鼻子是红的,没问我怎么这么晚,搭了什么点的车,就往屋里扯着头说:“煮好开水了,去喝一点,等下把鸡炖了再喝点汤,这次回家又瘦了点。”然后又慌忙地找了小凳自己坐在盆边快速搓鸡毛。

    我在屋里倒了开水,开了灯,看着母亲忙碌的背影,眼眶湿润了,不知是开水熏起的烟雾润了眼还是心中对母亲的疼爱湿了泪,都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。  

(网络编辑:黄素雲)
百色事 百姓事 一点就知道
扫码下载右江日报手机客户端
评论
相关新闻
图片新闻
扶贫路上| “回 ...
浩坤湖畔那抹红
山歌落实十九大 ...
寻找右江红色革 ...
走进德保,脐橙飘香
天上的瑶寨,山 ...
夏恋十里莲塘
读《武汉送考家 ...
 
 
 
  推荐图片
“天窗”点里奋战 百...
挂灯笼 买年货 选对 ...
周异决代表接受中央 ...
今昔对比看巨变—— ...
写春联送祝福
温暖!3趟“爱心专列...
  推荐新闻
· 等 车
· 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
· 银杏低语
· 右眼,我想哭
· 小村之恋
· 哦,孩子
· 巴囊竹海
· 来吧!和这里的山水同醉共长久
· 过港珠澳大桥
· 古道情思
· 驻村工作日记
· 小城之恋
· 垂钓人生
· 迷恋露天电影
· 带着感情与担当去扶贫
· 家乡的红辣椒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投稿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511020090001
ICP证:桂06015124号
Copyright © 2014 bsyjrb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百色新闻网右江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
百色市虚假新闻举报电话:0776-2821364